毛主席:到了联合国,要采取阿庆嫂的方针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在联合国席位长期被台湾方面窃据,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新中国被排斥于联合国大门之外,成为二战后国际关系中极不正常的现象。美国一再阻挠新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甚至妄图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的事实。

对此,毛泽东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绝不上‘两个中国’的‘贼船’,不进联合国,中国照样生存,照样发展。我们下定决心,不管是喜鹊叫还是乌鸦叫,今年不进联合国。”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第2758号决议草案,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合法权利,并立即将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

决议通过时现场一片沸腾,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响起,亚非拉国家的代表们互相拥抱,纵情高声歌唱,坦桑尼亚驻联合国代表萨利姆身着中山装,在会场欢快起舞,这些都成为中国人民永恒的记忆。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在联合国席位长期被台湾方面窃据,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新中国被排斥于联合国大门之外,成为二战后国际关系中极不正常的现象。美国一再阻挠新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甚至妄图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的事实。

对此,毛泽东斩钉截铁地说:“我们绝不上‘两个中国’的‘贼船’,不进联合国,中国照样生存,照样发展。我们下定决心,不管是喜鹊叫还是乌鸦叫,今年不进联合国。”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第2758号决议草案,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合法权利,并立即将国民党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

决议通过时现场一片沸腾,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响起,亚非拉国家的代表们互相拥抱,纵情高声歌唱,坦桑尼亚驻联合国代表萨利姆身着中山装,在会场欢快起舞,这些都成为中国人民永恒的记忆。

2758号决议通过也正值基辛格第二次访华期间。喜讯已传回国内,但美方代表团尚未知悉。乔冠华明知故问地说:“博士,你看今年这届联大中国能恢复席位吗?”基辛格不假思索地说:“我估计你们今年还进不了联大,明年还差不多。待尼克松总统访华以后,你们就能进去了。”

回程路上,机上的译电员就给基辛格送来了联合国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驱逐国民党集团的电报。基辛格苦笑着说:“我的话应验了,光是中美接近就会使国际形势产生革命性的变化——连我自己对此也认识不足。但我没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10月26日,联合国致电邀请中国出席第26届联合国大会。当天下午,周恩来即召集外交部开会讨论。晚上,毛泽东在中南海住处与周恩来、叶剑英、姬鹏飞、乔冠华等人深谈了将近3个小时,毛泽东直接拍板:“要去,为什么不去?”

毛泽东还指出,最重要的是准备在联合国大会的第一篇发言。这次你们去,是去伸张正义,长世界人民的志气,灭超级大国的威风,给受外来干涉、侵略、控制的国家呐喊声援。要旗帜鲜明,“高屋建瓴”,“势如破竹”。你们去联合国,困难很多,要“以勇为本”,更要注意“为将当有怯弱时”。代表团团长就是“将”,不要被胜利冲昏头脑。

11月8日晚,毛泽东亲自接见即将出席联大的代表团成员乔冠华、黄华、符浩、熊向晖、陈楚、唐明照、安致远、王海容、唐闻生等人。

毛泽东谈笑风生,借古喻今,他将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大比喻成《三国演义》中的“柴桑口卧龙吊孝”,要求代表团要有汉朝班超出使西域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勇气,遇事不能像袁绍那样“多谋寡断”,更不能“不谋专断”,要采取阿庆嫂的方针,不卑不亢,不要怕说错。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1971年11月15日,新中国代表团亮相联合国。当代表团成员昂然步入会场时,座无虚席的大厅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大会主席马利克首先致辞欢迎,随后许多国家的代表争先恐后上台发言,那气势如同洪水泻坝,瞬间冲破了原定的发言人数和时间的限制,以讨论裁军问题为主要议题的联合国大会变成了专门欢迎中国代表团的大会。

原定上午结束的会议一直开到了下午6时40分,历时约6个小时,大会主席只好把没轮上的代表们的发言稿会后印发给大家。在联合国成立的22年里,这么多人出席会议是空前的,如此热烈的场面也是空前的。

在大会上,科威特代表说,没有中国的积极的、建设性的作用,世界上出现的诸如裁军、国际安全、和平,特别是东南亚的和平等紧迫问题就不能得到解决。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将使新的时代的人类前途变得灿烂。

荷兰代表说,联合国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到来,无疑将使联合国在处理我们所面临的重大国际问题时能有更大的权威。赞比亚代表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的恢复标志着以忧虑不安、压力和虚构为特点的时代的结束,标志着旧的、过时的政治的结束,标志着一个新的现实主义和充满希望的时代的开始。

从此以后,联合国是一个新的组织了,它再也不是原来的那个组织了。加纳代表说,没有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参加,世界上的任何重大问题都不可能得到解决。一个新的时代正在我们面前展开,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将有助于使这个新时代成为一个和平、正义和进步的时代。

乔冠华团长在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中,登上联合国大会讲坛,宣读了毛主席授意、周总理审定的重要讲话,全场屏息静听,鸦雀无声。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时,所有阿拉伯国家的代表都欣慰地投以赞赏的目光。

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非洲国家以及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时,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无不欢欣鼓舞。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拉丁美洲国家和人民带头倡议的200海里领海权时,拉美国家代表抑制不住兴奋之情,有的代表激奋得要从座位上跳起来。

乔冠华发言结束时,会场又一次爆发出长达两分钟之久的热烈掌声,在整个会议大厅久久回荡。代表们再次涌到中国代表团座席前表示由衷的祝贺。阿尔及利亚代表说,我们所期待、所需要的正是一篇这样的发言。

美国三大电视网会后报道称,中国代表进入联合国之后的首次发言,犹如爆炸了一颗重磅炸弹。《纽约时报》登载了乔冠华讲话的全文;路透社写道:“这篇讲话使许多外交官感到震动,第三世界的代表们热烈鼓掌,美国代表和苏联代表脸色阴沉。”

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是新中国外交史和联合国发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事件,既是新中国外交的重大胜利,也是世界正义力量的胜利。正如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吴丹所说,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联合国绝不会成为真正的联合国。

(责编:李雨)

本文经用户投稿或网站收集转载,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聚合阅读